willfishjoy

willfishjoy

2013年3月27日星期三

回忆录

时间过得好快好快,还有一个星期零五天就是宝宝乐乐的到来了。。心情是期待参杂着一丝丝的害怕,恐惧。。由于体质无法自然产,这一胎毫无选择,也得剖宫产了。。。想起被推入手术室前要经历的每一件事情,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被陌生人(虽然是护士。。。)剃私密处的毛毛,那种既尴尬又害怕一个不小心被剃伤的心情,是非笔墨所能形容的。。再加上,护士还会时不时说:"sorry , sorry。。。"心里真的很纳闷,是剃着了什么部位吗?怎么一直道歉?

接着,吊点滴插针,都蛮痛苦的。。。

重头戏来了,就是打入脊椎的那支epidural。始前,麻醉师会先解说他接下来要做什么,而我又该做什么。他千叮万嘱地吩咐我在注射epidural时,一定要忍耐,身体不可动。当时的我,对于麻醉师说的话也没什么概念,心里还在想:奇怪,不就是注射一支较平时打针时来得大支的"麻醉药"入脊椎而已嘛,就不要动就好了嘛。。。

殊不知,当针头的一端狠狠地刺入脊椎时,天啊,这是什么感觉嘛!!!冷不防的,身体斗了一下,陪伴在侧的妇科医生马上抱着我,不停地说,不要动,不要动。。。

接下来,麻醉药开始起作用,虽然只是半身麻醉,意识还是清醒的,但是我只记得那时候我浑身乏力,意识模糊,躺在床上,隐隐约约记得我的双腿是被摆成青蛙腿似的,我也还记得有插一支排尿管入我的尿道里,是不会感到疼痛,但恐怖的是,还是有知觉的。。。

然后,手术室里开始多了好多护士,视线模模糊糊地,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孔穿着被消毒了的医院指定服在护士的带领下来到我的身边。。他来到我身边,紧紧握着我的手,看着眼前这个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悬在半空的心顿时变得踏实了。。此时此刻,只需一个会心的眼神,无声胜有声!

当医生用锋利的手术刀划过我肚皮时,我完全可以感受得到那把手术刀的冰冷;羊水,鲜血从肚皮流出来的感觉也历历在目。。。其实,都还有知觉的,就只是感觉不到"痛"罢了。。接下来,只感到一阵阵的压力从肚皮上施出来,很快地,肚皮感到一阵久违的轻松,耳旁传来医生的声音,baby"s out!

就在这时,听到一阵强而有力的啼哭声,我奋力地往啼哭声方向看去,只看见一个红彤彤的小天使!宝贝,宝贝,妈妈朝思暮想的宝贝,此时此刻就在我眼前了,温热的泪水排山倒海而来,看着身边的男人,不停重复着,老公,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女儿。。。

护士把宝贝的身体清干净,就用一块布把她裹得紧紧的,送到我们面前,递到我的嘴边,让我可以亲亲她的脸颊。。

接着,男人被带离手术室,宝贝也被带到儿科医生那里去做更进一步的检查,而我依然躺在手术室里,让医生为我做肚皮缝合的手术。

手术完成后,我躺在床上被推到一间"recovery lab"做最后的观察,历时半个小时。妇科医生,陈医生也陪伴在侧,她发现我脸上的泪痕,问我怎么哭了,是害怕吗?我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是看到宝贝,太感动了!陈医生叮嘱我,以后还有好长的日子可以慢慢看,当下最重要的是休息休息。。。同时,陈医生也为我检查乳头,她熟练地挤了挤我的乳房,说,哇,你看你有这么多奶水,不要担心不要担心!^_^
这就是我第一次的剖宫产经验,很快的就要第二次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