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fishjoy

willfishjoy

2012年12月29日星期六

生命里无法承受的痛

11月中旬,在外地工作的老公通过电话告诉我说因为office楼下的gate坏了,野猫溜进office里,把猫虱也带了进来。可怜老公双脚被猫虱叮咬得红红肿肿,痕痒不已。

想起哥哥是个猫痴,便拨电询问他可以搽什么药膏,哥哥说:"mopiko咯!"

过了几天,情况非单没好转,还变本加厉,老公已经把双脚抓得伤痕累累,鲜血也不停地从小小的伤口渗出。老公心知不妙,便到诊疗所去让医生检查。医生开了一些止痒药给老公。

服药之后,老公整个人呈昏迷状态,药性太强了!!

两天后,情况没好转,血还是一直一直流,老公直接到医院去。诊断之后,医生在护士的帮助之下,花了好几个小时为老公的伤口进行消毒,俗称洗伤口。

医生看了老公之前服食的止痒药和所谓的抗生素,摇了摇头说:"这药吃了,对你并没帮助,反而是让你的身体更散。不要再吃了。"

医生吩咐老公一定要勤洗伤口,多休息,自然就会康复了。

再两天后,在office里处理一些paper work 的老公突然觉得右脚一阵瘙痒,好像有小虫子爬过的感觉,本来还以为是猫虱,看清楚后竟然发现某个伤口有2,3条白白透明细细小小条的虫子!!!

同事立刻送老公到kpj。

医生诊断后,说老公之前因为猫虱叮咬后造成的伤口,因为自身的抗体不够强(那段日子老公常kl-jb两边跑,累坏了!)而造成细菌感染。老公需入院,而且还得被隔离。隔离不是因为老公会把细菌传染给别人,而是不能再让四周的细菌再攻击老公。

住了两晚医院,吊了几次抗生素和点滴,烧也退了,医生说:"可以出院了,但是只要一发烧就要立刻回到医院。"

出院后隔天,老公突然发高烧,再次进了kpj的emergency,当值医生看了老公之后,说老公需再进院。同时,她也善意劝告老公,既然之前的医生治疗效果并不那么理想,不如换一个主诊医生吧,老公同意了。当晚,老公被安排住在一间special quarantine room。护士也替老公抽血,test体内的细菌指数是否超标。

隔天,报告出来了,可恶的细菌好猖狂。医生以注射方式将药物一滴一滴注入老公体内。除了药物,老公自身的抗体也扮演者举足轻重的角色,因为医生说老公的抗体一直再drop,而细菌指数就一直在raise。

治疗进行了两天,效果并非很理想,医生也说老公体内的血很浊,所以老公需要接受换血。

医生发现注射入老公体内的药物无法消除细菌,只好采用电疗法,目的是把可恶的细菌狠狠地电死。与此同时,老公也被电得反胃,呕吐,掉发,体重下降。此化疗法,老公在一星期内进行了三次。

即使电疗法,老公的情况还是反反复复,医生便建议老公到新加坡某间私人医院接受治疗,那里有一位医学界的权威专攻老公的问题,前提是所采用的治疗方法较为天然及温和,不会令身体太辛苦。

就这样,老公又被送进了新加坡的医院。在那里又住上了快一个星期。

由于线路不佳,再加上漫游收费实在太不友善了,曾经好几度与老公失联。

那段度日如年的日子,除了宝贝和肚内宝宝的陪伴,就是眼泪陪我过夜。我知道,孕妇不该太伤心,伤神,掉泪,操心,睡眠不足。可是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白天的时候,以工作麻醉自己,教书教书教书,让自己暂时没有时间去多想;夜里,根本无法入眠,双眼紧盯着手机荧幕,深怕自己错过了老公传来的每一封讯息,同时又矛盾地害怕传来的讯息是不好的消息,最怕莫过于获悉老公又发烧或是抗体又drop了。

本来,被猫虱叮咬,一件看似何其普通的事情,为何发生在我老公身上却是如此严重呢?是否我们平常都太惯性地把小问题忽略呢?

每一个晚上,都在想念着老公,担心着老公,许多许多的回忆就会在这个时候涌上心头。过去的快乐,甜蜜,追求,花前月下,新婚夫妻的磨合,初为人父母的喜悦,不快乐,争执。。。一幕又一幕地在脑子里上映着,仿佛看着一套电影。

不管怎么装坚强,老公都知道我一定是哭惨了,电话或讯息里都会告诉我:"老婆,不要哭,不要担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我一定会好起来,我一定会回来你和孩子们的身边的。"

写着写着,眼泪又开始不听话了。。T.T

一直以来,谈恋爱,结婚,怀孕一直到现在,我和老公都是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曾经,老公外地公干太久,回到家要抱宝贝时,她竟然不忍得爸爸,还大哭起来,我知道这件事在老公的心里永远留下了一道伤痕。每一次,老公从外地回来,待了区区的1,2天后又得离开,目送老公离去,我总是不争气地泪流满脸,但都会逼自己撑到老公看不见,泪才滑落。。怀孕初期,害喜得厉害,多希望老公在身边,宝贝生病不舒服,多渴望老公在身旁和我一起分忧。很多时候,都要自己去面对每一件事,所幸的是本身也不是软弱的人,但是再独立坚强的女人,也会有脆弱的时候,尤其是怀孕期间。

故事的最后,老公被新加坡的医生医好了,康复了,出院了,只是身上留下了惨不忍睹的印记。